ACE

Knights—百合

很想写一些奶次内部互动这样子的!!

cb向cb向w







“搞什么,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带到studio室里来啊?”


放在房间的被炉上——同样莫名出现在集合处的被炉——是一株还沾染着露水的百合花。


被放置在了一个白色瓷杯里,显然被精心照料过。


看着眼前对状况一无所知甚至笑得有点得意的末子,濑名泉叹了口气,吵吵闹闹的王在一旁大叫着:“哦哦!莫非这是宇宙人的馈赠!”


“才不会是啊!”


一边扬声反驳着完全没有意义的话语,一边抬手掐上末子的脸颊。


“濑,濑名前辈,你在做什么!?这种动作对我来说过于rude......!”


“在反驳之前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把花带到这里啊?脸上的骄傲也表现得太过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谁搞得鬼啊!?”


“我是为了Knights的......唔濑名前辈请先把手放下......”


“叽叽喳喳的还是吵啊——”拖着长音的话语打断了二人的争吵,朔间凛月慢悠悠从地板上坐起来,而后伸了个懒腰,眼角还带着困倦引起的泪水。


“王~我想喝茶水♪”


“啊啊!居然一起来就命令别人,不过没办法啊谁让凛月需要别人的照顾呢♪来,这是热茶♪”


“谢谢♪”


“真是,为什么会表现的这么悠闲啊?”


“呵呵♪不愧是小凛月,完全无视了一旁的争吵开始安心喝茶呢~”鸣上岚拿过桌子上引发争吵的百合,“真可爱,美丽的花衬得人家更加美丽了♪”


“泉酱也是,好好听下别人的解释吧?”


“我还用不着你来说教啊?”濑名泉放下手,“要好好解释清楚知道吗?”


“......这就是姐姐大人所讲的胖虎主义吗?”


“你说什么?”


“不,并没有说什么!”红色少年慌乱地摇了摇头,注意到了前辈脸上越发不善的神情而下意识捂上了被掐过的脸。


“只是从家里拿过来的花而已,因为觉得studio室太过空旷所以特意拿过来的装饰品。”


“啊啦♪原来是小司司特意拿过来的装饰品,这么一看意外的很合适呢。”


“嗯~?真相大白♪”


“哇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子啊,濑名也不要愁眉苦脸的嘛,studio室的百合花......呼~灵感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了!”


“等,等一下?!不要突然大喊大叫啊,真是......都说过了这里不过是借来的练习室,不要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啊?明明有被炉已经很让人头痛了,超~麻烦的啊!”


“不也挺好的吗,比起家里我更喜欢待在这里睡觉啊♪啊啊,茶水被喝完了......”


“这里还有很多哦,小凛月需要人家给你倒一杯吗♪”


“嗯嗯♪麻烦你了。”


“灵感,灵感♪”


“......你们这帮家伙。”濑名泉插着腰,耐不住叹了口气。


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这帮家伙不过是一群各种各样的笨蛋怪人,乖乖听话什么的,根本不可能的吧?


“不管这件事也不是可以——不过放松时间就到此结束吧,不要忘了今天可是Knighys的特训日。”






傍晚


“累死了——”


“虽然这样抱怨,不过小凛月看起来还是很开心的吗?”岚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面颊,紫色的眸子弯起,“出了一身汗呢,要好好洗个澡才行。”


“虽然更喜欢睡觉,但不代表我讨厌训练哦?”


“话说,leader在哪里?”在一旁擦着汗水的末子怀着疑问加入了二人的谈话。


“王的话在哪里都不奇怪,真让人头疼呢......”岚抱怨道。


“哈哈♪居然说了跟小濑一样的话。”


“哎?大概一起生活久了就会学习上对方口癖,大家不都这样讲吗?”


“等等,这样说的话,”司迟疑着开了口,“濑名前辈也不在呢?”


“......哎?”


“真的呢,什么时候跑掉的,下次也要点名批评他才行♪”


“会被反骂【不过是后辈而已不要对前辈指手划脚】的吧?”


“......感觉真的会变成这样。”


“话说,濑名前辈今天的训练一直在看手机呢?”


“好像是有......不过都在休息期间人家也没有去问。”


“我们要不要去studio室看看?”凛月慢悠悠开口,“有预感小濑会在那里。”


“studio室?”


“嗯嗯没错,也许是在查怎么照顾花吧♪毕竟之前knights训练室里也没有放过这种东西,会不懂也很正常♪”


“明明之前那么生气......”


“泉酱一直都那种样子啦习惯就好♪本质其实意外地喜欢照顾别人呢,也许花也是?”




特训完后天已经黑了,走廊里的灯也都被关上了电闸,三个人都在地板上的“嗒嗒”声此刻显得格外清晰。像是探索宝藏一样向前走着,便前方昏暗的空间里骤然出现了一点光亮。


是studio室传来的灯光。


三个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明白了猜想成真。


“濑名前辈......”末子吞吞吐吐没说出口的,被凛月和岚接了下句。


“是笨蛋吧?”


“的确是笨蛋呢——”


岚笑着补充:“不过人家对这样的男孩子很喜欢哦♪”


“讨厌的话就不会在一个团里了吧?”凛月打了个哈欠,“回去吧?”


“凛月前辈?”


“要是现在去戳穿他很有可能会恼羞成怒的吧?”凛月抱怨道,“【不过是怕出问题会影响到心情对训练有影响】坦率这种东西在小濑身上是不可能出现的。”


“哈哈哈哈♪”




studio室


“......大概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泉直起身,接着自言自语抱怨起来:“为什么就觉得插在水里就能活下去啊,那么做估计几天后就会枯掉了吧?以后可不可以别再给我找这种麻烦的事......”


天已经黑了下来,月悄然爬上苍穹。


“已经这么晚了,我走了——”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室习惯性问了安,最后留下的声响是关门传来的杂音。


嗒嗒的脚步声在走廊逐渐远去。


月光寻找着进入的方向,被窗框打破了涌进小小的教室,被炉旁似乎还有五个人交流的身影,最终汇聚在被置于上方的洁白上。


百合静静绽放。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