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

【出轰】我们恋爱吧

我跟你们讲

出轰太好吃了嗷嗷哦!


“妈妈,我好像,”头发半红半白的少年低下头,白净的脸浮上浅浅的红晕,“喜欢上一个人了。”

对面的女人脸上已有些许皱纹,显现出了时光,她微微瞪大了眼睛,而后轻笑一声勾起了嘴角。

她轻轻摸了摸少年的头:“那不是很好吗,焦冻有和人家好好说清楚吗?”

少年——先称呼他为轰吧,摇了摇头。

“这样子啊……”女人收回手,“可以跟妈妈讲讲吗?”

“嗯。”轰抬起头,双手紧握放置在两侧的膝盖上,认真的模样让女人弯起了双眸。

那是个很长,又很短暂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年A班突然传出的爆笑声让门外的正谈笑着的同学集体立在原地打了个激灵,还没等他们抱怨,更大的笑声再次冒了出来,同学们面面相觑,而后装作听不见的模样三两结伴离开。

今天的英雄课一如既往地活跃呢。

“怎么了怎么了?”丽日看着身后突然集齐的一堵人墙,有点好奇地伸头看去,入目的却是一个又一个五彩缤纷的脑袋,跳了几次还是探望不到,她只好用手指戳了戳挡在身前饭田天哉的腰。

咿,是错觉吗?感觉比平时僵硬了好多!

“丽,丽日同学!”饭田一顿一顿地转过了身,那僵硬的样子让丽日仿佛听到了“咔咔”的机械声。这反常的模样更是勾起了丽日的好奇心。

“怎么了吗?!”丽日一边问一边蹦来蹦去,企图窥见人墙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一贯严肃的班长竟一瞬间就红透了脸,“根本什么都没......!”

他的话还未讲完,就被爆豪打断了。

“哈!?臭久怎么和轰那个混蛋亲到一起了!”

“......哎?”丽日听到这句话后难免愣了一下,她转了转眼睛,连忙思考起来:唔,亲到一起了,出久和轰君啊,亲到一起,亲一起,亲......

“咿!”丽日的脸从下到上红了起来,“亲到一起了!!!”

整个教学楼都被震了震。

让我们把时间调到十分钟前。

那时候教室还在休息时间,而轰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他再次不可避免地梦到了那个少年,微卷的绿发,满身都是伤口却握紧了双拳站在他面前,大声说:“那不也是你的力量吗?!”

他向自己挥出了一拳又一拳,明明会让自己伤得更重,明明知道这样只是让敌人更加强大,却没有一丝犹豫,不断靠近,像笨蛋一样笑着说要成为英雄。

那样的温柔的攻击,那样灿烂的笑容,明明站在竞技场上,明明是敌人,却让自己觉得——

他伸出的手,是想拥抱自己一样......

“唔!”轰从梦中惊醒,“刷”地一下直起了身,动作之大把坐在一旁看书的八百万百吓了一跳。

“又是这样......”轰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

“轰君是梦到什么好事了吗?”

“啊?”听到八百万的问话,轰转过头,“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看到对方认真的模样,八百万颇为紧张地竖起两根食指,在空中胡乱比划起来,“你刚刚醒的时候是笑着的啊……?”

“......笑着的?”轰微微瞪大眼睛。

他握了握拳头,讲:“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美梦,就是连续好几天一直都梦见同一个人......”

“这样子啊!”八百万有点兴奋地在胸前张开双手击了个掌,“那你应该就是喜欢上那个人了!我妈妈有跟我说过,喜欢一个人才会日思夜想!”

“喜,喜欢?”轰愣了一下。

“怎么了?”察觉到轰的迟疑,八百万有点紧张,“有,有什么不对吗?”

“他是个男的......”

“难道说轰君不喜欢男孩子?”她有点泄气。

“我不太清楚,”轰看到她的样子有点无措,“我没喜欢过谁,父母也不是因为喜欢在一起,所以我——”

轰转回头,坐正了身:“也不太明白什么叫喜欢。”

“……这样子啊。”八百万一时语塞,她有点不安地坐在座位上,过了会儿,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激动地合了下掌,说道:“对了对了,我有个好办法!”

“什么?”

“你亲一下对方就知道了!我妈妈说过,亲吻的感觉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哈?”

“相信我绝对没错的!”

“……嗯,我有空会试的”

对话变得异常尴尬,可信心满满的少女并没有发现,并沉浸于帮助了同学的满足之中。

你们知道什么叫缘分吗?

缘分就是,即使有那么多次意外的错过,但只要有一次的机会,不经意也好,有意也罢,就会弥补之前全部的失落。

再将时间倒回五分钟之前。

那时候出久正在和蛙吹梅雨聊天,而爆豪则和切岛再次为了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吵了起来,常暗在一旁很无奈地摇头,突然之间两个人就动起手来。

原本爆豪只要往后退就能躲开的,可他偏偏要往前冲,常暗连忙用暗影阻止他,爆豪这个人原本就不服输,一见如此,连忙加大了爆炸的力度,微小的力量操作虽难,但经过训练他已经能控制得非常好了,但这时一道声音打断了这平衡——

“爆豪同学!请不要在这里打闹!”

他手下一顿,为了维持平衡,一不小心爆炸的力度顿时加大了些许。

爆豪有些失控地向前冲了过去。

糟糕了!与爆豪瞬间产生同一想法的,是被饭田声音吸引抬起头看到全景的轰。

最危险的,无疑是是站在爆豪正前方,全然无知的绿谷出久。

轰睁大了眼睛,瞳孔微缩:“绿谷!小心……”

绿谷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向轰,二人的视线刚相碰触,于此同时,爆豪狠狠摔到了绿谷身上。

最糟糕的是,绿谷收到这强烈的冲击后,向轰的方向飞了过去。

“哇——!”

整个教室顿时被绿谷的惨叫声充满了。

“噗谷。”站在一旁目睹了全场闹剧的梅雨歪了歪头,发出了无意义的声响。

作为一位合格的英雄,绿谷就算被突然撞飞,即使惊讶也并没有任何的害怕,他睁大眼睛,一直冷静的头脑却在最终停止了运转。

“轰轰轰君——?!”

于是,我们见到了开头的第一幕。

不是不是不是!绿谷的脑袋有点乱,虽然是朝着轰君的方向飞过去的,但要是轰君没有突然跑到他落地点,也不至于砸到他身上啊!还还还——

“亲到一起了!!!”

丽日的声音及时弥补了绿谷未完的话语。

总而言之,先——

“对不起!”绿谷连忙直起身,一个劲对坐在地上的轰弯腰道歉。

“……为什么说对不起?”轰站起身,“也是我没注意。”

可是感觉,轰君有点不开心呢?

果然是因为这种事很过分吗?绿谷刚准备再次道歉,轰却已经回到他的位置坐好了,只好惴惴不安地回到自己的位置,面对同学的哄笑,勉强勾起嘴角尴尬应对。

“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呢……”绿谷难免失落地对着梅雨抱怨,“感觉轰君很生气的样子。”

“是吗?我感觉是绿谷同学道了歉之后才有点不开心的呢,”梅雨转了转眼睛,“不如放学的时候再道次歉吧。”

“如果他还是不开心怎么办?”绿谷一脸苦恼。

“紧紧跟着他直到他消气就好啦,”梅雨低声跟了句,“我觉得如果是绿谷同学的话意外的能成功呢。”

“什么?”绿谷没太听清,稍稍靠近了脑袋。

“我说,”梅雨抬高了声线,“绿谷同学还真是不介意呢,明明刚刚才和别人接吻,要是一般人至少会擦擦嘴什么的。”

“……!”绿谷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头顶“没来得及想到这种事!”

“现在想到了也没擦哦——”梅雨拉长了音调,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朝轰那边看去。

轰正在和八百万说话。

“轰,轰君……”八百万因为震惊而结结巴巴的语句很快就被轰打断了。

“你说的不对。”轰板着脸回答道。

“哈?什么不对?”

“我亲他的时候,没有什么亲吻全世界的感觉。”轰像是有点失落。

“哦这个啊,真是不好意思……不对等一下!”八百万像是明白了什么,“你喜欢的原来是……!”

没等八百万惊讶,轰早已坐到座位上趴了下去,他轻轻合上眸,不知为何,觉得自己还是会梦到那个少年,只不过,情景会变为亲吻罢了。

虽然没有亲吻到全世界,少年却懵懂明白了爱恋的含义。

上课的时光就在绿谷忐忑不安的时候度过了。

看见轰在收拾书包,绿谷捏了捏背带,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突然,后背像是被推了一把,绿谷不由得往前蹋了一步,他迅速转过身,看到蛙吹梅雨正吐着舌头向他打招呼。

“嗝喽~是要去道歉吗?”

“嗯。”

“那快点去吧,也许他也想和你好好说一下呢?”

“好!谢谢你蛙吹同学!”

得到鼓励后绿谷坚定了和轰道歉的决心,梅雨看着绿谷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一个两个都是笨蛋。”

“轰君!那个今天的事……”绿谷的声音随着轰的注视愈来愈小。

不妙不妙不妙!今天轰就是因为自己的道歉才有点生气的,得换个方式!

“我们要不要一起回家!”

于是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今天周五,我要去医院。”

轰的声音显出几分轻快。

看来成功了!绿谷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眼底也染上了些许笑意。

“我可以一起去吗?”也许相处一会轰君就会觉得这种事不用介意了呢。

“……可以的。”看见绿谷期待的眼神,轰不禁移开了视线。

真是奇怪,明明是不想让别人靠近自己的事情的,但是绿谷的要求,却没办法拒绝。

绝赞的机会!绿谷的心里再次填充了些自信。

可惜这些自信,在去医院的路上,被打散得一干二净。

太糟糕了太糟糕了太糟糕了!绿谷的内心呐喊着。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绝佳机会,两个人居然——

冷!场!了!

不可以!明明是自己自顾自要来的,必须要开个头解决这个情况才行——

“绿谷和爆豪是从小认识的吗?”

结果居然是轰先开口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提问,绿谷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嗯?是的!”

他低下头,想到了小时候的时光:“小胜真的很厉害呢,从小就有了很厉害的个性,当时在全班都是佼佼者呢,我就不行了哈哈哈。”

绿谷看了看自己仍满是伤疤的右手,猛地握紧了拳头,露出微笑:“我们两个都想成为英雄呢!”

自己已经拥有了欧尔麦特的力量,又遇到轰和大家,现在这一切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在绿谷热血沸腾的同时,轰瞥见绿谷嘴角的微笑,而后默默低下头咬了咬嘴唇。

“……你们俩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哎?!”绿谷连忙伸出手上下挥舞起来,一脸抗拒,“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我俩的关系,嗯,很糟糕啊!?”

“可是,”轰侧过头,因为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因而板正了脸,“绿谷对爆豪的称呼是咔酱对吧?”

他念出咔酱的时候,奇怪的感觉让他木了下身子,而后接着问到:“这算是昵称吧,绿谷就对他是昵称呢……”

“那是小时候的称呼!”绿谷有种被女朋友质疑自己有没有出轨的紧张感,“一直就这么叫,改了反而怪怪的。”

他的脑子里灵光一闪,话语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吐出:“我也可以叫轰君焦冻啊……”

话才说到一半,绿谷却连忙闭上了嘴。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我在说什么东西啊!看着轰微微瞪大的眼睛,绿谷呆滞地紧紧握住背包带,脸上豆大的汗滴一个接一个地滚落。

要说点什么东西补救才可以!

“那个……!”

“那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出久?”

未完的话语被打断了。

哎哎哎,绿谷飞速运转的脑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先不管是什么情况,不能再冷场了,说点什么啊!快说点什么啊!

“完全没问题的!”所以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变成称呼上的问题了?!

有了开头,接下来的谈话就顺利许多,无非是关于学校的活动和平时的生活趣事,两个人边走边聊,时间便流逝地飞快,仿佛只是眨眼间就到了医院。

两个人站在房门前,轰率先踏出一步,他举起手,却停滞在半空中没有敲下去。

不管都少次,都会去害怕,明明已经做过很多次,可还是——

“不进去吗?”绿谷看向轰,“阿姨应该在等着你呢。”

“嗯……”轰愣了下,而后抬手敲响了门——

这个人总是,随便一句话就能鼓励到自己。

“阿姨好!”

 

 

响亮的问好声在回忆的末尾反而愈发清晰,在脑海中回荡。

轰闭上眼睛:“我不清楚什么叫做喜欢,也没感受到拥抱全世界的感觉,但如果想和他在一起——”

轰睁开眼睛,望见女人微眯的眼中显露出的温柔,不禁笑了笑:“是不是叫做喜欢呢?”

“其实这种事情妈妈也不是很清楚呢,”女人有些抱歉地歪了歪头,“因为妈妈也没过这种经历呢。”

“这样子啊……”

“不过焦冻可以去尝试一下啊?”

“啊?”

看见少年讶异的神情,女人捂住嘴轻笑了一声:“如果不确定的话,去努力验证一下不就好了?探索未知可也是英雄的职责呢。”

“这和英雄有什么关系……”

“打扰了!”在轰抱怨似的喃喃中,绿谷抱着一袋子苹果进了病房。

“阿拉,麻烦你了,”女人笑了笑,而后在绿谷忙着削皮的时候,不动声色地用手指捅了下少年的腰,“现在就去啊。”

“现,现在?”

“嗯,现在。”

轰侧过头,看到女人认真神色,深吸了一口气后站起身:“绿,出久,我有件事想和你出去说。”

“哎哎哎?”绿谷迟疑地看了女人一眼,女人则是微微点头表示了她的理解。

“抱歉。”他鞠了一躬后和轰走出了房间,贴心地关好门。

“什么事情,很急呜……”

在绿谷转过身的时候,轰顺势就亲了上去。

少年的动作还很青涩,他并没有多么熟练的技巧,单纯就是俩片嘴唇的相互触碰罢了,无比生硬的摩擦让绿谷呆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轰还在继续他的亲吻,不同于早上的意外,这次的刻意而为让他有点害怕。

害怕对方远离,害怕对方讨厌,可是——又那么喜悦,一想到与这个人做了别人都没有尝试过的事情,就无比欢愉——

仿佛拥抱了全世界。

绿谷的呆滞的脑子逐渐运转起来,他感受着对面少年的亲密行为,有惊讶,有不可置信,还有那么一丝隐秘的喜悦。

混沌的脑海唯独传入了少年的声音:“我喜欢你。”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听不太清自己的声音。

映入眼帘的,是轰焦冻显露出喜悦的脸。


评论(12)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