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

瑞金【吐花症】

格瑞感觉自己好像感冒了。

这种感觉明显地体现在:踢飞金的距离比以前小了许多。

开玩笑的,更主要的自然是自己日益增多的咳嗽声和虚脱般的无力感。

那个笨蛋被踢飞后还一脸担忧地跑过来,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说他这一脚的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神经大条还是纤细敏感。

格瑞略不耐烦地把刀扛到后背上,无视金迈开步子便走开了,即便没有回头看,可他知道那家伙一定会跟上来的。

因为从小一直都是这样,那个笨蛋永远都会吵着闹着缠上自己,不管他表现得有多么冷淡。无论是去修炼,还是去捕猎,金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格瑞!”。

一点危机意识没有,就是个完完全全天然的笨蛋,

可今天却有点不太一样,金跟在格瑞身后,仅仅是嘟囔了几句“又不理我”“每次都这样”的抱怨话后,就跑开了。

没有了身后烦人的噪音,格瑞居然觉得自己不太习惯。

也是,格瑞想到,金之前在登格鲁星球只有自己和秋姐陪着,秋姐走后他就只认得自己了,而现在来到凹凸大赛,金认识了紫堂幻,还和凯莉交了朋友,那么多的人,他又怎么会只缠着自己?

想到这,格瑞心里竟觉得憋屈得很,只想再狠狠地踹金一脚来泄气。

打断格瑞脑内莫名烦闷思绪的,是喉咙处突然传来的剧烈的痒意。

格瑞弯下身,用手捂住嘴去掩盖住咳嗽声,喉咙里的撕裂般的痛楚随着痒意愈发强烈,不知何时手心里传来了一阵轻柔的触感,等停下咳嗽,格瑞张开手,柔软的蓝风铃花瓣带着几滴刺目的血印,在阳光的照耀下画上了金色的花边,很是美丽耀眼。

格瑞再一摊手,那花瓣便随着风飘走了。

他不是金那个笨蛋,格瑞一瞬间便明白了,这是吐花症,是不知名星系的一种怪病,必须亲吻自己喜欢的人才能痊愈。

而他喜欢的人……

格瑞长叹一口气:他的世界里,没有比金更在乎的人。

 

在凹凸星球野森林的一角,却有人摆出了一张比格瑞更为苦恼的脸。

“凯莉~格瑞根本就没回头找我嘛。”金坐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垂下脑袋抱怨道。

“奇怪,我这招以退为进明明很好用的啊。”凯莉坐在月刃上慢悠悠地讲。

“你根本一点都不苦恼嘛。”紫堂幻抱着小斯巴达吐槽。

“讨厌啦,女孩子的事情你不懂~”凯莉从月刃上跳下来,“倒是金,你为什么突然想引起格瑞的注意呢?”

“不是引起注意,格瑞肯定是超在乎我的,这点我敢保证!”金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口。

“莫名其妙的自信,”凯莉耸了耸肩,“那你为什么还想让格瑞找你啊?”

“因为格瑞每次都对我很不耐烦!动不动就让我走,很讨厌!”

“真搞不懂你们男孩间的友谊,”凯莉从兜里掏出老骨头包,从里面掏出了几瓶伤药扔给了金和紫堂幻,“总之今天的经验是攒够了,你们两个好好养伤,我去找找有没有其他游乐场。”

想到这,凯莉愤恨地咬了咬牙:“鬼狐那个混蛋。”

“注意安全!”紫堂幻冲着坐上月刃飞奔而去的凯莉大后道别后,对金讲,“我还想和小斯巴达练会级,金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我就不去了,紫堂你加油。”金坐在岩石上持续着自己的阴郁情绪。

在二人对话的时候,才离开不久的凯莉却注意到一个向他们飞奔而来的身影。

凯莉眼睛一转,连忙操控着月轮拦在了入侵者面前。

是格瑞。

“喂喂,你要去做什么!”凯莉松了口气,笑着问。

“跟你有关系吗?”格瑞瞥了凯莉一眼,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管我的事了?”凯莉笑得眯起了眼睛,“你是去找金的吧,金也是我的朋友,这么说的话自然有我的事。”

格瑞盯住凯莉的眼睛,凯莉自然不甘示弱地回瞪了回去,没过多久,格瑞率先叹了口气:“我得了吐花症。”

“吐花症?!”凯莉瞪大眼睛,反应过来后又连忙问道,“那你是去……”

“治疗。”

短短两个字却把凯莉震在了原地——没想到格瑞居然是个行动派!

“加油哦!~”彻底明白了格瑞要做什么,凯莉表示喜闻乐见。

“谢谢,”格瑞点了点头,又冲了过去,可还没跑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问凯莉:“你今天是不是和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糟糕,凯莉默默咽了口口水:“没有啊,怎么了吗?”

“看来是说了,”格瑞眯起眼睛,“下次别做多余的事。”

“我真的什么都没说。”凯莉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格瑞转过身后再次扭头瞥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凯莉见格瑞没有回头的意思,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对人家那么不近人情,对金倒挺温柔。”

 

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如何,格瑞很快就找到了金。

格瑞站到金面前,挡下了一大片阳光,金这才察觉到有人,抬起头,两双眼睛顿时瞪得滚圆:“格,格瑞!?”

果真是个笨蛋。

“金,”格瑞单刀直入,“……我喜欢你。”

“哎!格瑞你怎么了不是发烧了吧……”金愣了一下,而后连忙站起来去摸格瑞的头。

“我没事,”格瑞一挥胳膊挡住了金的手,“你呢?”

“我?”金用手指了指自己,见到格瑞点头后,咧开嘴笑嘻嘻地回答:“当然喜欢啦,我最喜欢格瑞了嘛!当然如果你别老嫌弃我,别总踢我,还有……”

打断金未成型话语的,是格瑞突如其来的吻。

那是很简单的吻,仅仅是两片唇的碰触,金猛地睁大了双眸,他能感受到格瑞的鼻翼在抖动,他的眼睫毛就在他眼下,一根一根,异常清晰。

金小时候缠着格瑞玩,也曾抱着格瑞不放,那么亲密无间的行为,二个人却也没有像现在这般近。

太近了,近得让金有点害怕,想跳起来大叫问格瑞在做什么,可是——不想离开。

比起一次次的“离我远点”,金并不讨厌这样的接触。

“感觉还可以。”金歪了歪头。

“这下子病应该好了吧。”格瑞搂着金,想着。

“既然治好了就可以分开了吧,那个混蛋第二。”不放心匆匆赶来躲在树后面的凯莉。


评论(4)

热度(121)